十二

    “啪”,付筱竹狠狠合上了手机。

    “可恶的家伙”她又骂了一句,胸口起伏着,俏脸已是气得发白,完全没有理会刘小静投来的诧异目光。

    付筱竹刚刚接到了班长打来的电话,说她因为早上没去上课,本学期邓论

    这门课已经第四次缺堂,超过了总课时的四分之一,按规定要以挂课论处。

    邓论是一门小学分课程,而且基本上都是些死记硬背的,她根本就没把这门课放在眼里,以她的记忆力,即使考试前两三天再学,也完全可以过关,因此,只有高兴起来才会去听听,完全没有把这当回事。

    她之所以那么生气,是因为她每次都会写请假条,请假的理由也很充分,按道理不会算在缺堂内的,可谁想这样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除非是带课老师隐瞒了假条没有交到教务处,不然没有别的可能。

    一想起那个带课老师,她心里更是愤怒。

    对面的刘小静很是奇怪,到底是什么事能让付筱竹生气成这样难道这又是她在故弄玄虚难道她背后又有什么阴谋来对付自己

    想到这儿,惊弓之鸟的她提高了警惕,小心翼翼地问道:“筱竹,怎么了”

    付筱竹渐渐恢复了常色,淡淡一笑:“没什么,被人算计了而已。”

    “你被人算计”刘小静显然不信。她心里想着:“你只要不算计别人,就谢天谢地了。”

    “我还有事,先走了。”付筱竹站了起来。

    “不吃饭了”

    “哦,不了,拜拜”片刻也不多留,匆匆离开。

    挂一门课,本来也算不了什么,无非是多交些重修费。但对她来说,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丢脸是肯定的,今年的奖学金也可以不用再惦记了,更重要的是,可能会因此失去保研的机会,这才是她真正担心的。

    这个学校也算是全国有名的大学,考研的竞争势必很激烈,以她的能力也不敢有百分百的把握。这大学三年来,她的成绩一直是极为优秀,保研是不成问题的,但是现在

    付筱竹来到了办公室门前,犹豫了一下,还是敲响了。

    开门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油亮的头发梳得很整齐,白净的脸上带着一副眼镜。身上穿着一套西装,个子不算高,微微有些发胖。若以相貌而论,可以看出他年轻时的英俊,不过,现在的他却有着成熟中年男人独有的魅力。

    “张老师”这个中年男人就是教她们邓论的老师,姓张,名立毅。

    “是付筱竹同学啊真是稀客,快进来坐”张立毅微笑着,请付筱竹进了办公室,随手关上了门。

    “张老师,我是为早上缺堂的事来的。”付筱竹开门见山地说道。

    “哦,是那件事啊。呵呵,先不忙说,来坐下喝杯水”随手递来一杯水。

    付筱竹没有反对,接过水坐了下来,一语不发。

    沉默了片刻,张立毅终于说道:“付筱竹同学,你的事情没有办法,邓论的缺席次数超过了四分之一,按规定是要挂掉的。”

    “老师,真的是非挂不可么”

    “呵呵,当然了,这本来就是学校的规定。”

    “老师,就不能给个机会”付筱竹似乎不死心地问道。

    “筱竹同学,规定不是摆着看的,不是开玩笑用的,我们必须遵守规定。你一个女孩子,我怎么能给你机会呢”

    看着付筱竹红了眼眶,一幅楚楚可怜的模样,他又说道:“想开些吧,事情也许没那么严重,你一个女孩子,又有什么办法呢”

    如他所料,听了这话的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